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公有制比重是否决定社会性质?  

2015-11-02 11:49:55|  分类: 湘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初期有同志提出,公有制经济的比重大小,不影响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性质;搞点私有制,甚至大部分企业搞私有制,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他们甚至不讲苏联老大哥的面子,睁着天真的大眼睛问道,苏联垮台的时候,是公有制大的时候,还是小的时候?言外之意,公有制比重不决定社会性质,苏联有强大的公有制,还不是垮台了?

  这是往苏联工人阶级的伤口上撒盐。我们知道,社会主义社会变质一般有两种形式,其一是所有制(经济基础)变质,其二是政权(上层建筑)变质。具体到苏联的变质形式,当然是政权变质。能不能说,既然苏联社会采取政权变质形式,那就说明所有制变质形式不存在呢?恐怕不能这样说。如果像我们的同志那样看问题,承认一种变质形式,就是否定其它变质形式,那么人们就会问,苏联垮台的时候,执政的共产党员人数是多是少?那就会得出工人政党执政与工人政权没有什么关系的荒谬结论。

  说公有制比重无关紧要的同志,无非是相信他们是坚定的共产党人,还在台上,不会变质,难道会眼睁睁地看社会变质?我们也愿意相信,他们是不会变质的。但是,我们还是相信,形势比人强。共产党人不变质当然是好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更是难得。但是,共产党人不是洁身自好的谦谦君子,他还要为工人阶级的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去奋斗。当我们有如此庞大的生产能力,有那么多优秀的共产党人,仍然不能很好解决住房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向下看,是不是经济基础出了问题。我们希望有出息的共产党人,带着深厚的工人阶级感情,看一看我们的经济基础。看不出问题,那是水平问题,看不看,则是态度问题。看,总比不看好,哪怕是看一眼也行。

  苏联同志仗着持有强大的公有制经济基础,忽略了上层建筑变质的危险,我们批评一下,甚至讽刺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你把工人政权都盘丢了,难道还批评不得?比较而言,采取政权变质的形式,的确是改变社会性质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可是,假如苏联同志接着问我们的同志,苏联工人政权垮台之后的时候,是公有制大的时候,还是公有制小的时候?恐怕我们的同志就会王顾左右而言他。大家都知道,苏联工人政权垮台后,那就不是公有制大小的问题了,而是公有制有没有的问题了。实际上,叶利钦同志夺取政权后,并没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而是立即消灭公有制,甚至不惜采用使国民经济崩溃的流氓手段,即精英们艳羡的“休克疗法”。叶利钦同志比我们的同志高明,他知道政权变质和所有制变质是同一的。政权变质要求所有制变质,所有制变质要求政权变质。当然,这两种变质形式虽然是同一的,但一般不会同步,往往有先有后。有的政权变质在先,有的所有制变质在先。政权变质在先的例子有中国革命。中国原本没有工人阶级的公有制,工人阶级掌握政权后就改造私有制,建立了自己的公有制。所有制变质在先的例子有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英国资产阶级从地主阶级内部产生后,随着资本主义所有制占优势地位,就要求推翻封建专制政权,建立自己的政权。

  任何阶级夺取政权,都是为了实行自己的所有制;任何阶级为了建立和保护自己的所有制,都要夺取政权、巩固政权。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可以断言,无论政权变质和所有制变质,都会改变社会性质。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