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闹社会主义为什么这样难  

2015-01-25 19:46:40|  分类: 哲学断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鹃山》里的农民英雄雷刚,有一句经典的台词,“闹革命为什么这样难!”我们当时听了还不以为然,以为纯属司马牛之叹,闹革命有什么可难的,中国革命闹了二十多年就成功了嘛。可是曾几何时,我们也有了这样的感慨,闹社会主义为什么这样难!才知道雷刚并非作秀,他当时不晓得革命是个什么事,这个事应该如何做。俗话说,条条大路通北京。照一般理解,一件事的方向是不言自明的,而且方法也不存在问题。这对知道北京的人来说是对的,但是对雷刚来说,情况就比较严重,你就要说明北京的大致方位,大致按那条路线走。如果方向不明决心大,路线不清点子多,不但经年到不了北京,而且象东北野战军那样,从漠河跑到天涯海角,也是有的。可见,明确方向和明确方法,是一个都不能少。

  所谓确定正确的方向,就是确定事情的主要方面。人们办一件事情,如果不知道事情的哪个方面为主,就会今天注意这个方面,明天又去注意那个方面。我们平常说,这件事办成了“四不像”,指的就是这种情形。拿干社会主义这件事来说,就比较复杂,涉及诸多方面。我们按生产方式来说,它只涉及两个方面,一个是确立公有制的生产方式,一个是发展生产力。网友诸君可一眼看出,这就是邓小平同志说的社会主义本质。这两个方面哪个方面为主呢?有同志说,邓小平同志没有说哪个为主,他们就自作主张,说发展生产力是主要方面。今天看来,这多少有点儿“装憨卖萌”的嫌疑。我们知道,一个事物的本质,就是一事物区别与其他事物的规定性。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是社会化大生产,都发展生产力,它们的本质区别只在于用什么生产方式生产,用什么生产方式发展生产力。换言之,是实行私有制,还是实行公有制,这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根本区别。因此,确立公有制的生产方式,就是干社会主义这件事的根本方向。有同志说,邓小平同志没有说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根本质,这是不确切的。邓小平同志说过,如果真的产生了资产阶级,我们的改革就失败了。虽然事情没有他说得那样严重(实际情况是,也产生了一点儿资产阶级,改革也没有失败),但就这句话的倾向性而言,他是把确保公有制的主导地位,当成了改革成败的标准,这是很清楚的。每一个还打算搞社会主义的人,都应该记住邓小平同志的忠告。

  任何事情的本质都有两个方面,社会主义的本质也包括发展生产力。确定了事情的根本方向,还要兼顾次要方向,把两个方面统一起来。中国人用洋火、洋油的时候,美国人就爆炸了原子弹。谁不想发展生产力呢?做梦都想!毛主席说过,你有六亿人口,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还有点优越性,结果你搞了几十年,钢产量还赶不上美国,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可见,不发展生产力,不但“球籍”不稳当,连“社籍”也难保。毛主席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你想不发展生产力都难。那么,在社会主义这件事上,公有制是不是就不为主了呢?我们说,它还是为主。道理很简单,世界上的生产都是有具体形式的生产,没有生产形式的所谓一般生产,在现实中不存在,谁也没见过。在当今的世界上,你不是采用资本主义方式生产,就是采用社会主义方式生产。而采用资本主义方式生产,固然能发展生产力,说不定还能争个世界第一,但做的已经不是社会主义这件事了。用公有制的生产方式发展生产力,用发展生产力的办法确立公有制的生产方式,这就是社会主义本质的两个方面的统一。

  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提示,社会主义的办事方向,是由社会主义本质决定的。同样,依据方向与方法统一的道理,社会主义的办事方法,也是由社会主义的本质决定的。但是,确定社会主义的办事方法,还有一个难题必须解决。这个难题就是,社会主义是一个新生事物,它是一个不完全的质,还有待成熟。我们说公有制比私有制优越,指的是全部生产资料归社会所有的公有制,是成熟的公有制。所谓不成熟的公有制,就是还含有私有制因素的公有制。例如,我国前三十年搞的农村集体所有制,就是具有公私双重性的公有制。社会主义闹了近百年,成熟的公有制谁也没见过,苏联没有,中国没有,朝鲜也没有。如果有这样的公有制,社会主义不说一日千里,一天跑个百十里路,当不在话下。公有制是先进的,但现实中,公有制在与私有制的竞争中仍处于劣势,因为这是一个幼稚的质和一个成熟的质之间的竞争。问题就来了,社会主义的办事方法,是按公有制的现有质来确定,还是按公有制成熟质来确定呢?这个问题的实际意义是,如果只按公有制的成熟质来办事,就可能脱离生产力的实际水平,任意拔高生产资料的公有程度;如果只按公有制的现有质办事,就可能脱离公有制的完善和提高,固守甚至降低现有的公有程度,去提高生产力水平。尽管这两种情况表现形式不同,其共同的倾向,都是取消公有制成熟的可能性。我们的意见是,办社会主义这件事,应兼顾公有制的成熟质和现有质,即在成熟质的指导下,发展现有质;在现有质的基础上,逐步提高到成熟质。

  据我们看来,我国办社会主义这件事,主要用了两个方法。前三十年是用公有制的方式发展生产力。我们依据生产力水平的高低,建立了公有程度不等的全民所有制、地方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主要依靠这个公有制体制,我国建立了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基本完成了工业革命的历史任务。但不足的地方是,发生了脱离生产力实际水平拔高公有程度的倾向。这个倾向并不是象有的同志说的那样,把集体企业提升为全民企业,搞“穷过渡”,而是用管理全民企业的办法,来管理集体企业。比如,用指令性计划规定生产队种植哪些农作物。这虽然不能夸大为“穷过渡”,但说成“穷管理”是可以的。用管理中央企业的办法来管理所有企业,脱离了我国公有制的实际生产水平,影响了地方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的生产积极性,实际上也影响了这些企业公有化程度的提高。鉴于这种情况,我国后三十年是用发展生产力的办法完善公有制。我们引入西方管理办法,采用“断奶”、“放权”、企业“自我完善”的办法,企图增强企业生产能力,从而达到完善和提高公有制的目标。但效果不明显。实际情况是,在做大做强中央企业的同时,大部分地方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在无序竞争中风雨飘摇。我们被迫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妥协,几乎是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卖掉了大部分公有制企业,建立了非公有制企业。依靠硕果仅存的中央国营企业和非公有制企业,我们取得了国内生产总值世界第二的成绩,为我国有一天提高和完善公有制,准备了生产力条件。但不足的地方是,我们基本上放弃了地方公有制和集体公有制的完善和提高,付出了沉重的历史代价。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历史事实证明,用公有制的方式发展生产力,用发展生产力的办法完善公有制,二者必须统一起来。

  我们的社会主义已闹了两个三十年,现在是第三个三十年了。闹社会主义为什么这样难!我们这样的感慨,第三个三十年的建设者们,也可能不以为然,也可能笑话我们。我们知道,他们不以为然的时候,也就是掌握了社会主义的本质,可以得心应手地闹社会主义的时候,这正是我们所期盼的。就让他们不以为然去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