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红楼梦》中的奴隶阶级  

2015-09-13 16:51:43|  分类: 红楼哲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红学家们,向来是派别繁杂,有考证派,有索引派,有人性派,还有所谓阶级派。阶级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曾风行一时,自《红楼梦》电视剧问世后,就差不多销声匿迹,已不为人们所知了。这种现象有点反常,不像是百花齐放的样子。阶级派认为,《红楼梦》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阶级派的总的看法是,宝黛爱情就是宝黛爱情,家族兴衰就是家族兴衰,它们本身并不是阶级斗争,但可以把个人命运、家族兴衰的根本原因,归结为社会根源,归结为社会斗争。所谓社会斗争,在阶级社会就是阶级斗争。

  兄弟读《红楼梦》,处于文革期间,是按阶级观点读的,可是一直找不到感觉,读了几次都半途而废。书中可以看到封建贵族阶级和奴隶阶级,也能看到阶级压迫,只是不见什么政治斗争,更不用说武装斗争了。毛主席说过《红楼梦》至少要读三遍(一说五遍),甚至说不读《红楼梦》只能算半个中国人。一线工人当然最听毛主席的话,可是确实读不懂,又不能装懂,也只能待能力提高再读了。如今看到有的博友晒读书经历,说上初中读《红楼梦》读得废寝忘食,日月无光,兄弟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那简直就是羡慕嫉妒恨。还好,到了八十年代,看了普及版的《红楼梦》电视剧后,兄弟再读《红楼梦》,居然也读出了一点意思。回头再看阶级派,觉得他们的说法也有一点道理。

  《红楼梦》中的奴隶阶级有点特殊,最让人困惑就是阶级界限模糊。这些奴隶衣着华丽,吃食讲究,劳作轻松,与人们印象中的被压迫阶级相去甚远。因此,本文就来说一下划清阶级界限的事儿。说起阶级斗争,当然首先是确定阶级,才能谈得上如何斗争。《毛选》开篇就是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可见就算在阶级阵线鲜明的现代,仍然有确定阶级的任务,更不要说阶级界限不那么明显的封建时代了。

  表面上看,贾府的奴隶群体似乎可以直接用阶级的观点去理解,从照姨娘到小红,我们都可以像土改那样划定他们的阶级成分,他们都是奴隶阶级成分。不过,兄弟觉得这样划成分也不能说很确切。当时的社会是封建社会,只存在奴隶制残余,不可能存在完整的奴隶阶级。据阶级派解释,这些奴隶是带有奴隶制残余的农民阶级的特殊成员,兄弟以为可以说得过去。但还是有使人困惑地方,例如,把照姨娘划为奴隶阶级成分,就有点特殊。照姨娘应该是统治阶级的成员,她是贾府主子贾环、探春的生母,也有丫环、婆子服侍。不过也不是很像。照姨娘的月例钱只有二两,只及王夫人的十分之一,不过比那些大丫环多出一两。且地位也低,像王熙凤这样小一辈的管家主子,也可以背人时隔窗训斥她(好像不能当人、当面训斥)。她不但不能隔窗驳回,连辩解、说明一句都不能。像姨娘这样的“半个主子”,在贾府还有一些。兄弟以为他们的身份仍然是奴隶,是爬到统治阶层的奴隶。

  我们一般认为,阶级成分和阶级成员通常是一致的,是什么阶级成分,就是什么阶级的成员。但《红楼梦》有关材料显示,也有不一致的。阶级成分不变,却可以是另一个阶级的成员,这种现象有点像中共的阶级政策说的那样:有成分论(这是基本的),但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可见,这个政策不是中共发明的,历代统治阶级都执行这样的政策。奴隶群体还有一个阶层与照姨娘等人近似,就是贾府的大管家,如林之孝,赖嬷嬷,乌进孝等。这些人代表贾府主子管理内外事务,握有一定实权,有时候主子也得担待三分。赖嬷嬷已是退休在家,她依仗侍候老一辈主子的资格,指责风姐开除周嫂的儿子处置不当,没考虑王夫人的面子,有不讲政治之嫌。几乎是强迫凤姐收回成命,把周嫂的儿子打几十板子了事。黑山村的乌庄头,替贾府管理六七个庄子,这个“老砍头的”以涝灾为借口和贾珍“打擂台”,将上缴利润减少了一半,而且事先不报,先斩后奏。贾珍除了发几句牢骚,哭几句穷,也无可奈何。这些高层奴隶,或者说奴隶精英,虽然没有“半个主子”的名分,但实际参与贾府的决策管理,也属于统治阶层的特殊成员。

  最能体现阶级政策的是那些统治阶级的准成员,如袭人、晴雯等大丫鬟。按统治阶级的运作规则,丫鬟晋升的极限,一般是成为主子的侍妾。取得大丫鬟的地位,就基本上取得了妾的资格。统治阶级为了降低奴隶阶级的反抗程度,一般会采取公平竞争的形式,有选择的施舍给部分奴隶成员一定利益。例如,允许一些成员脱离奴隶身份,成为平民,自主成家;许诺一些成员成为妾,转入统治阶级体制,造成统治阶级的大门是敞开的这样的假象。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力求扩大统治阶级的阶级基础。但是,所谓公平竞争也是虚伪的。对转人体制内的奴隶,统治阶级的考察是很严酷的,而且坚持政治第一,讲究才能的原则。例如,晴雯以老太太屋里人的名义放在宝玉身边,显然负有监察的责任。这样安排是直接对最高主子负责,也是对晴雯的某种提前保护,王夫人等主子心知肚明。论风流灵巧、业务技能,晴雯色色压过袭人,是所谓上得了厅堂的人选。但晴雯在爱情观上鼓吹人人平等,且有反对王夫人制定的金玉良缘线政策的倾向,就被王夫人越过老太太,捏错开除,打回原形。统治阶级有一代弱于一代的必然趋势,他们吸收奴隶精英,不仅仅是分化奴隶阶级,更是出于维持阶级统治的现实需要。但前提是这些奴隶精英必须放弃自己的阶级立场,自觉执行统治阶级的政策,否则会给统治阶级造成比较严重的后果。吸收奴隶精英,不论对奴隶还是对主子来说都是一把双刃剑。因此,统治阶级准成员的位置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晴雯、司棋、鸳鸯、金钏,这些大观园光彩照人的奴隶,都是在这个位置上死于非命的。其中金钏死的最悲惨,几乎就是躺着中弹的。这些死去的奴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没有从根本上放弃自己的阶级立场。因此,兄弟倾向认为,这些等级较高的奴隶不但阶级成分是奴隶,而且仍然是奴隶阶级的成员。

  但是,袭人应该是一个例外。为奖赏袭人告密,王夫人违反政治规矩私自决定,从自己的月银中拨出一两给袭人,袭人的月银由一两增加为二两。月银二两是妾的经济标志,表明袭人实际取得了妾的经济地位。更重要的是,袭人实际参与了统治集团争夺继承权的斗争。袭人打着维护宝玉名声的旗号,不惜以身犯险,采取诬陷主子的恶劣方式攻击黛玉,有效的拆解了木石前盟,为确保宝玉的嫡子继承权增加了筹码。可见,袭人为贯彻王夫人制定的政策,不仅赌上了身家性命,还起了某种关键作用。此外,袭人对谋害晴雯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因此,可判定袭人事实上已成为统治阶级成员。

  综上所述,关于《红楼梦》中的奴隶阶级,我们可以有两点结论:其一,在奴隶阶层中,不管是统治阶级成员,还是被统治阶级成员,其身份仍然是奴隶。奴隶身份不变这一原则,除统治阶级发生重大变故外(如贾府被抄,平儿扶正),是不能更改的。其二,奴隶阶层人员并非铁板一块,他们的实际阶级属性,一是看经济地位的变化,二是看政治地位的变化;经济地位的变化和政治地位的变化往往是统一的,重在政治地位的变化。

  小贴士:博友如喜欢有关《红楼梦》的文章,请点击: 红楼哲人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