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说说个别与一般  

2014-04-02 14:40:08|  分类: 哲学断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几年,我写过一篇分析异化概念的博文。在我看来,异化概念就是以所谓的普世价值为标准,宣布社会主义不够普世的资格,是异化物,应该予以否定。因为这个缘故,网友不醉鱼给我推荐了一个项目,要我说说个别与一般的关系。据他看来,普世价值和一般有点像,说不清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对普世价值这种玩意儿就没有多大脾气。鱼兄的意见是合理的,问题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哲学家们已经研究了几千年,还真不好说。不好说,又不能不说,因为这个问题关系到对普世价值的脾气问题。度鱼兄之意,脾气问题还是个原则问题,如果对普世价值一点儿脾气没得,恐怕也不大好。因此,我们就来说说个别与一般的关系问题,顺便也和普世价值这款大牌儿碰碰瓷儿。
  一、一般是从哪里来的?
  来自个别。世界上有没有一般这种东西?当然有的。问题是要问一下,一般是从哪里来的。能制造劳动工具的高级动物,就是我们说的一般的人。可是,人们只见过张三、李四这些个别的人,或者说具体的人,没有见过一般的人。如果有人,比如普世派,说他见过一般的人,这个人不姓张不姓李啥子也不姓,不住河南不住河北哪儿都不住,不吃饭不穿衣一分钱都不花,我劝博友诸君千万莫信,多半是托儿。当然,我们还是承认一般的人是有的,但它不是独立存在的,一般的人只在个别的人中存在。人们发现张三、李四都能制造劳动工具,都能劳动,都是高级动物,就说能制造劳动工具的高级动物是一般的人。可见,一般的人是个别的人的共同点,是从各个个别的人之中抽出来的。这些共同点,在各个个别的人中间的确是客观存在的,我们是在这个意义上说,一般,一般的人,在世界上还是存在的。
  二、一般是本质吗?
  是,但要看具体情况。我们知道,每个人都要吃饭,这是人的一个很明显的共同点。能不能说吃饭是人的本质呢,我看大多数人都不会这样说。但吃饭的确是人的共同点,在这个意义上,它也是一般。为什么有的共同点是人的本质,有的共同点不是人的本质呢?哲学家们认为,在人的共同点中,只有把人与高级动物区别开来的共同点,才算人的本质,才算本质的一般。因此,这种作为本质的共同点,对人来说,是最大的共同点,对其它高级动物来说,同时又是最大的不同点。制造劳动工具这样的共同点,可以把人与高级动物区别开来,而吃饭这样的共同点则不能把人与高级动物区别开来。哲学家们把制造劳动工具这样的共同点,称为本质,把吃饭这样的共同点,称为属性。人有很多共同点,或者说有很多属性,我们可以扳指头算算,人都要吃喝住穿,人都有性别、年龄、籍贯、职业,如果你愿意数下去,据哲学家们说,至少可以数上百十年。可见,反映人的本质的共同点,在人的共同点中只是个别的共同点。在这个意义上,身份高贵的一般其实就是个别。我们不能像普世派那样,随便把人的一个共同点拉来当做人的本质,更不能捏造一个共同点当做人的本质,不能见到张三就说,你是人,你搞公平正义!见到李四也说,你是人,你搞公平正义!本质是人的个别共同点,但人的个别共同点不一定都是本质。哲学家们一说到这种情形,就忍不住哲兴大发,往往会说些令人头疼的绕口令,诸如:一般就是个别,个别就是一般;一般就是一般,个别就是个别;一般不能脱离个别,个别不能脱离一般,如此等等,我们也只好硬着头皮听着,因为事情本来也就是这个样子。
  三、一般可以用来干什么?
  认识个别。人们知道了一般的人,就知道了人的普遍本质,不用和张三、李四实行三同,就知道张三能劳动,李四能制造劳动工具。只要是人,概莫能外。这看来很神奇,就像算命的大仙,只要知道生辰八字,就能预知生死祸福。那么,是不是说知道了一般的人,我们对人的一般本质的认识就算到头了呢?还不能这样说。人还有更深刻的一般本质。有一次,李四在那里抱怨说,张三这个人说不清。张三虽然能劳动,但他不劳动,他在田埂上撑个阳伞看李四劳动。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人的劳动,是与自然发生关系,以便从自然界得到生存资料,说的是人的自然本质,它不能解释有人能劳动却不劳动这种违反人的自然本质的现象。怎样解释这种现象呢?我们不能像普世派那样,依据一般把张三贬为异化物,说他不是人就算了事;我们的办法是用一般的劳动作向导,看个别的人是在怎样的具体条件下劳动的。李四想劳动没有田,张三有田不想劳动,于是他们就结成了一定的生产关系,由张三指挥生产,李四实际劳作。张三为什么不劳动呢,因为他有生产资料,他搞顶层设计。李四为什么劳动呢,因为他没有生产资料,他搞底层操作。如此说来,不劳动的人不但是人,还是所谓上流精英。人们研究了个别人的劳动,知道人的劳动不但与自然发生关系,还必须与其他人发生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如生产关系、邻里关系、社团关系、阶级关系等。于是,人们发现人不仅有自然本质,还有社会本质。就社会本质而言,所谓一般的人,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四、一般会打架吗?
  是的。我们知道了一般的人,就拿它到个别的人中去验证,结果又发现了一个一般的人。先发现的那个一般的人,是能制造劳动工具的高级动物,是人的自然本质;后发现的那个一般的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是人的社会本质。两个一般的人就打起架来。到底谁是一般呢?我们说,这两个一般都是一般。前面的一般,哲学家们把它叫做抽象的一般,后面的一般,哲学家们把它叫做具体的一般。这两种一般有什么区别呢?据我们看来,最根本的区别就是,抽象一般只承认个别事物的共同点,不承认个别事物的不同点,而具体一般则不但承认个别事物的共同点,还承认个别事物的不同点。例如,抽象的一般,只讲人能制造工具、能劳动等共同点,对有的人能劳动却不劳动这样的不同点,它是不管的,就是想管也管不了。具体的一般,则不但承认人能制造工具、能劳动等共同点,还承认有的人不劳动这样的不同点,并且还负责解释这种不同点是由人的社会本质决定的。也就是说,具体一般是内含矛盾的一般,它承认人既有自然本质,又有社会本质,是自然本质和社会本质的统一。但是,哲学家们认为,既然发现了人的更深刻的一般本质,就不能说人有两个一般本质,因此,说人是自然本质和社会本质的统一,就不妥当了。如此这般,人的自然本质和社会本质还要干上一仗,打赢的一方是人的本质,打不赢的一方是人的属性。那么,在具体一般中,是人的自然本质为主还是人的社会本质为主呢?我们认为,是人的社会本质为主。前面说了,作为人的本质的最大共同点,同时必须是人与外界事物的最大不同点。人的自然本质只是把人与自然界的高级动物区别开来,而人的社会本质则把人与整个自然界区别开来。根据最大共同点为事物本质的原理,人的本质就是人的社会本质,而我们原来发现的人的最大共同点,即人的自然本质就退居其次,降格为人的自然属性。这里还需要说明一点,通常情况下,我们是在抽象一般的基础上,才进而认识具体一般的。从二者都是认识过程的一个环节来说,它们本身并无优劣之分。如果非要说抽象一般是坏的一般不可的话,那只有按普世派的办法,把抽象一般从认识过程中提出来,宣布它是万古不变的普世价值,才算是坏的一般。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是分不出优劣。如果按普世派的办法,把具体一般也从认识过程中提出来,宣布它是万古不变的普世价值,同样是坏的一般。
  五、一般能不能说清个别?
  能说清。这个问题在历史上分两派,一派是能说清派,说白马是马;一派是说不清派,说白马非马。前面说了,我们下功夫从个别中找出一般,就是为了说明个别。并且不管能不能说清,我们都是用一般来说明个别,都是把个别归于一般。我们平常说,藏獒是狗,胡杨是树,张三是人,就是用一般说明个别。拿张三是人来说,张三是个别,人是一般,个别就是一般。但是,如果像普世派那样,不讲个别的具体情形,把一般当做万能的神符,见到个别就一贴了事,有时候也说不清个别。我们可以举例说明。有一次,张三在家里向客人介绍他的妻子,说,她是人。他的妻子当然很不高兴:不是人难道是鬼!这表明用一般说明个别,必须根据个别当时所处的具体条件,不能耍大牌,净往大的一般上整。张三的妻子是一般的人,也是具体的人,她当时所处的具体条件是客人想知道她与张三的家庭关系,因此用妻子这个一般来说明就足够了。我们再举一个前面说过的例子。有一次,李四在那里抱怨:张三这个人现在说不清了,他能劳动却不劳动。李四认为用一般的人说明不了张三这个个别的人。这个例子表明,不能把一般当成僵死的、永恒的东西,它既然来自个别,就会随着个别的发展而发展。个别发生了新属性,人们就要根据个别的新的共同点来发展一般,用新的一般来说明个别。张三这类人原来是劳动的,他后来不劳动,是因为他占有生产资料后,与李四等人发生了剥削和被剥削的阶级关系。我们用阶级属性这个一般,是可以说明张三这个人的新的社会属性的。我们还可以举一个例子。有一次,李云龙将军的一个部下故意犯了一个错误,李云龙当然大为光火,说,这个狗日的!李云龙用他发明的一般来说明部下这个个别,不但说明不了个别,而且是荒谬的。这个例子表明,在用一般说明个别的时候,所依据的一般必须是真实的一般,必须是个别本身就有的一般。李云龙说的一般,在他的部下中是不存在的。
  六、有没有最大的一般?
  有的。世界上最大的一般,就是客观世界的最大的共性。这个最大的共性,就是客观世界的物质性。这是唯物主义者说的,唯心主义者就不这样说,他们说世界最大的共性是精神性。我们采信唯物主义者的说法。我们知道,敢称为最大的一般,它立脚的地盘本来就窄,物质性和精神性再各蹬一脚,那家伙!那场面已经是相当壮观了。可是普世派也插了一小脚,说他们发现的公平正义是最大的一般,据说他们半夜起来看星星,都看到了公平正义。看普世派那架势,不把白云大妈挤到桌子底下不算了事。当然,对普世派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说法,人们大都一笑了之。有人以为知道了最大的一般,就是找到了终极真理,就可以手持三尺定山河了;或者像孔夫子说的那样,朝闻道,夕死可矣,就算革命到底了,其实这都是误会。知道了一般或最大的一般,只是认识个别事物的一个阶段。一般不过是个别事物的共同点或共同性,但个别事物的不同点或特殊性我们还不知道。我们知道了个别事物的一般道理,还要用一般道理作向导,找出个别事物的不同点或特殊性,才算比较完全地认识了个别。古人说,初学三年,天下去得;再学三年,寸步难行。这句话说的就是认识一般和个别的过程。前半句说的是找到了一般,以为世间万事万物,不过一般,天下去得;后半句说的是在一般的指导下认识个别,发现个别还有许多的特殊性是一般解释不了的,出现了寸步难行的困难情况。因此,知道了一般,只是知道了个别的一半性质,而且按古人的体会,还是相对容易的一半。人们说只学过书本知识的人是半瓢水,是很形象的。
  七、普世价值的一般有没有半瓢水?
  没有。据我们看来,普世价值之类的东西没有半瓢水的资格,因为它们所说的一般并不是个别事物的共同性,算不得一般。例如,普世派说,自古以来,人都讲公平正义,公平正义就是普世价值。可是在阶级社会,资本家认为私人占有生产资料是正义的,工人则认为生产资料归社会所有是正义的。资本家说的公平正义和工人说的公平正义是没有什么共同性的。资本家说公平正义,工人也说公平正义,公平正义就成了普世价值?我们要问问普世派,你们普世的时候,是用资本家说的公平正义,还是用工人说的公平正义呢?如果用资本家的公平正义,工人认为不公平;如果用工人说的公平正义,资本家也认为不公平。如此这般,你们拿什么来普世呢?如果你们说,谁的公平正义也不用,就讲公平正义,那你们的公平正义就是扯脖子一吆喝。这不但是不讲理,简直就是耍无赖了。因此,普世价值的一般是虚假的一般,如果硬要说它是一般,大概只能和李云龙发明的一般有一拼。当然,这样比拼可能冤枉了李云龙,李云龙不过是气急败坏,随口那么一说,并没有把他发明的一般认做秦砖汉瓦,自封砖家瓦家,而普世派不但把他们捏造的一般说成是真的一般,而且还拿它假眉三道地研究社会,招摇撞骗。[注]
  本文开头说了,一般与个别的关系,哲学家们说了几千年,真的不知从何说起。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我们按孔子的教导,拣自己所知道的,说了个别与一般的部分内容,还不知道说清楚没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只能以此向博友交差,敷衍塞责之处,还请网友见谅。

      
  

  [注]马克思主义研究网的有问必答栏目,有一条说到马克思为什么对正义持批判态度,摘抄如下,供参考。
  正义指的是社会成员在利益和责任方面的应然分配,它是特定社会制度最基本的价值规范。从这种一般性的界定来看,正义是特定社会的正义,没有各种社会制度共同遵守的正义。马克思所批判的正义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特定的“正义”,是资产阶级学者试图确立的抽象的所谓“永恒的”正义。具体而言,出于以下几点考虑,马克思展开了对正义的批判。
  (一)资本主义正义以普遍性掩盖其阶级性。在马克思主义看来,资本主义社会所宣扬的公平正义,无非是作为统治者的资产阶级对有利于自身的现实分配关系的一种道德解释。马克思写到:“什么是‘公平的’分配呢?难道资产者不是断言今天的分配是‘公平的’吗?”(《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32页。) 由于利益主体在分配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利益要求不同,因而在何为正义的问题上,不同阶级持有相当不同的甚至互相冲突的见解。要推翻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就必须同时批判资产阶级的虚假正义。
  (二)资本主义正义以永恒性掩盖其暂时性。从唯物史观的视角来看,每一种生产方式都有它自己的分配模式和公平形式,所谓正义的规范仅仅存在于现行的经济体系之中。只有在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下,资本主义的正义才算得上是正义的,而前资本主义的正义放在资本主义时代则成为非正义的。其中蕴含的逻辑是:在更高的社会形态的基础上,以前社会形态的正义便成为非正义。资本主义正义也仅是具有暂时的合理性,而非一种永恒的正义。
  (三)资本主义正义是妨碍工人进行革命斗争的麻醉剂。马克思之所以拒绝过多谈论正义问题,部分是出于斗争策略的考虑。因为追求分配正义容易把工人运动引向改良主义,引向与资产阶级讨价还价而不是追求革命。而只有消灭私有制和雇佣劳动制度,才能彻底改变无产阶级受屈辱和压迫的地位。马克思提醒工人阶级“应当摒弃‘做一天公平的工作,得一天公平的工资!’这种保守的格言,要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革命的口号:‘消灭雇佣劳动制度!’”(《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77-78页。)(见马克思主义研究网http://myy.cass.cn/news/724381.htm)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