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张春桥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说明  

2013-12-26 09:03:48|  分类: 战地黄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毛主席号召工人阶级认真看书学习,弄通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毛主席说:“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为了使普通群众都能理解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毛主席还要求当时中共的  笔杆子  写点文章。1975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常委的张春桥,发表了他的名著《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这本著作的普及率是不多见的,当时大、中学校的在校学生,机关、厂矿的干部职工,几乎人手一册,一时洛阳纸贵。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今天重读这篇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文献,仍然能感觉到它的理论张力,就象是昨天才发表的一样。如果是那个年代过来的精英有这种感觉,那可能就有点怪怪的;但若是那个年代过来的工人有这种感觉,则可能是正常的,至少是可以理解的。因此,我们愿意谈谈,张春桥是怎样说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
  我们说《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还有理论张力,这有什么根据吗?有的。
  据说,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长青。照此说来,一个理论的生命,一般取决于它所反映的那个时代。它反映的那个时代结束了,它的生命就结束了;它反映的那个时代没有结束,它的生命就还活着。张春桥所处的时代,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或者说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这个时代反映到中国,是公有制生产方式建立和非公有制生产方式并存的时代。显而易见,这个时代的外貌特征尽管发生了很大变化,其本质特征今天并没有变。换言之,今天的时代,仍然是帝国主义时代;在中国仍然是公有制生产方式建立的时代。这就是张春桥的论著还有理论张力的一般根据。
  任何一个阶级夺取政权,并不是为了试试自己的执政能力,它的意思是:你那个阶级的生产方式不行了,我这个阶级的生产方式行。任何一个阶级巩固政权,也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执政艺术,它的意思是:我和你,心连心,都要按我这个阶级的生产方式来生产,要有点强制性,至少要有点导向性。这就是说,任何一个阶级要维持自己的统治,必须用自己的生产方式来解决自己的生产问题。一个不能用自己的生产方式解决自己的生产问题的阶级,是不配享有自己的政权的,也不配享有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时代。中国历史上的农民阶级多次夺取过政权,但他们用自己的生产方式(即小生产方式)不能解决自己的生产问题,只能沿用比小生产方式先进的封建生产方式。几乎不用证明,他们夺取全国政权之日,就是替地主阶级重建政权之时。中国工人阶级是一个有远大前途的阶级,当然不愿意重蹈农民阶级的覆辙。从张春桥所处的时代到今天的时代,中国工人阶级一直念念不忘这样一个根本问题:确立自己的生产方式,即确立公有制的社会大生产方式,以解决自己的生产问题。张春桥们用他们的方式解决过这个问题,今天的共产党人也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张春桥的论著还有理论张力的特殊根据。
  中国工人阶级搞了六十多年的社会主义,今天能够说解决了自己的生产问题吗?恐怕不能。基于这一根本事实,我们今天来重读一遍《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也许不是多余的。
  有同志说,张春桥们要搞纯而又纯的、理想的公有制。这个说法有一部分真理。理所当然,工人阶级最终要建立纯而又纯的公有制。但全部的真理是:要建立纯而又纯的公有制,必须首先建立不太纯的公有制。实际的情况是,张春桥们搞的公有制并不是纯而又纯的公有制,而是不太纯的公有制。事实上,张春桥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说明,是从分析这种不太纯的公有制开始的。
  在张春桥所处的时代,公有制的生产方式是怎样一种情形呢?张春桥写道:
  先说工业。全民所有制工业占全部工业的固定资产的百分之九十七,工业人数的百分之六十三,工业总产值的百分之八十六。集体所有制工业占固定资产的百分之三,人数的百分之三十六点二,总产值的百分之十四。此外,还有人数占百分之零点八的个体手工业。
  再说农业。在农业生产资料中,耕地、排灌机械的百分之九十左右,拖拉机、大牲畜的百分之八十左右是集体所有的。全民所有制的比重很小。因此,全国的粮食和各种经济作物,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集体经济生产的。国营农场所占比重很小。此外,还保留着少量的社员自留地和家庭副业。
  再说商业。国营商业占商品零售总额的百分之九十二点五,集体所有制商业占百分之七点三,个体商贩占百分之零点二。此外,在农村还保留着相当数量的集市贸易。
  根据以上情况,能不能说工人阶级解决了自己的生产问题呢?张春桥的判断是:我们逐步地消灭了帝国主义所有制、官僚资本主义所有制和封建主义所有制,逐步地改造了民族资本主义所有制和个体劳动者所有制,社会主义的两种公有制逐步地代替了这五种私有制,可以自豪地说,我国的所有制已经变更,我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已经基本上挣脱了私有制的锁链,我国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已经逐步地巩固和发展起来。可以看出,张春桥沿用了中共八大的说法,工人阶级可以说基本上解决了自己的生产问题,即以什么方式生产的问题。
  但是,张春桥认为,工人阶级还不能说完全解决了自己的生产问题。张春桥分别从公有制的实现形式,公有制的实际内容,公有制实行的生产制度三个方面给予了说明。
  其一,关于公有制的实现形式。我们必须看到,在所有制方面,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我们常说所有制基本解决,也就是说还没有完全解决,资产阶级法权在所有制范围内,也没有完全取消。从以上数字就可以看出,在工、农、商业中都还有部分的私有制,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并不都是全民所有制,而是两种所有制,全民所有制在作为国民经济基础的农业方面还很薄弱。马克思、列宁所设想的在社会主义社会资产阶级法权在所有制范围内已经不存在了,是指的全部生产资料已经归整个社会所有。我们显然还没有走到这一步。我们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不要忽视无产阶级专政在这方面还有很艰难的任务。
  其二,关于公有制的实际内容。我们还必须看到,不论是全民所有制,还是集体所有制,都有一个领导权问题,就是说,不是名义上而是实际上归哪个阶级所有的问题。所有制问题,如同其他问题一样,不能只看它的形式,还要看它的实际内容。人们重视所有制在生产关系中起决定作用,这是完全对的。但是,如果不重视所有制是形式上还是实际上解决了,不重视生产关系的另外两个方面,即人们的相互关系和分配形式又反作用于所有制,而上层建筑也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而且它们在一定条件下起决定作用,则是不对的。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思想上和政治上的路线是否正确,领导权掌握在哪个阶级手里,决定了这些工厂实际上归哪个阶级所有。任何一个阶级总是先夺取政权,然后再用政权的力量大规模的改变所有制。同样,资本主义的复辟,也必然是先夺取领导权,改变党的路线和政策。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不就是这样改变了苏联的所有制吗?
  其三,关于公有制实行的生产制度。还必须看到,我们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毛主席说:‘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毛主席指出的这种情况,短期内还改变不了。在短时间内,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这两种所有制并存的局面不会有根本的改变。而只要有这两种所有制,商品生产,货币交换,按劳分配就是不可避免的。由于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城乡资本主义因素的发展,新资产阶级分子的出现,也就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加限制,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就会更快地发展起来。
  张春桥说所有制问题没有完全解决的三条理由,是不是站的住呢?今天看来,是可以站的住的。
  从前人们认为,公有制建立后,资产阶级法权只存在于流通、分配领域,在所有制范围内,资产阶级法权已经取消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国当时存在两种公有制,一种是全民所有制,一种是集体所有制。集体所有制是这样一种公有制,它是一部分人共同占有生产资料的公有制,不是生产资料归全社会所有的公有制。考虑到当时的政治环境,张春桥没有明确说集体所有制是资产阶级法权的特殊形式,对这一特殊形式也没有做详细的说明,但他显然认为,一部分人共同占有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形式,从原则上说,仍然是资产阶级法权性质的所有制形式。我们可以认为,这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在公有制生产关系的所有制范围内,还存在资产阶级法权。由于所有制在生产关系中一般居决定地位,张春桥的提法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从前人们认为,公有制建立后,就会按公有制的固有逻辑,不断向前发展和巩固,不可能发生逆转。即使发生逆转,也是由于资产阶级势力的反抗、侵蚀、破坏等外部原因。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张春桥认为,公有制发生逆转,固然有外部原因,但根本原因还在公有制内部。公有制生产关系的三个方面,即生产资料所有制、生产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产品分配关系等方面,还存在程度不等的资产阶级法权,这是公有制可能发生逆转的根本经济依据。
  在张春桥看来,只有做到全部生产资料归社会所有,只有做到全部生产资料不但在形式上而且在内容上也归社会所有,只有做到公有制的生产制度由商品制度转变为产品制度,工人阶级才可以说完全解决了自己的生产问题,才可以说不可逆转地确立了公有制的社会大生产方式。当时的公有制(包括苏联、东欧比较先进的公有制)远远没有达到上述要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已经证明,这种过渡性质的公有制的发展,实际上存在两种可能性,它可能发展为完全的公有制,也可能逆转为私有制。
  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在经济基础(相应地,还有生产方式)方面所面临的严峻问题。
  有同志说,张春桥们只讲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不讲生产。这个说法有一部分真理。在剥削阶级没有消灭以前,持有政权的工人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反抗实行镇压,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全部的真理是,工人阶级政权不但要镇压资产阶级的复辟行为,而且更重要的是,动用政权的力量,要求社会各阶级(包括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必须逐步做到按工人阶级的生产方式来生产。实际上,张春桥说的全面专政,讲的就是生产,讲的就是按什么生产方式生产。
  什么是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呢?张春桥认为,最简单的概括,就是马克思给魏德迈信中的那段话:“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经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
  张春桥对马克思的这段精彩论述作了精彩的说明,他写道:
  马克思把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那句话分了三点,这三点是互相联系的,不能割裂的。不能只要其中的一点,不要其他两点。因为这句话完整地表达了无产阶级专政发生、发展和消亡的全过程,包括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全部任务和实际内容。在《一八四八至一八五零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中,马克思更具体地说,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生产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在这里,马克思讲的是一切,四个都是一切!不是一部分,不是大部分,也不是绝大部分,而是全部!这也没有什么奇怪,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要做到这一点,就只有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直到在地球上消灭这四个一切,使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能再产生,决不能在过渡的路上停下来。我们认为,只有这样理解,才算领会了马克思国家学说的实质。”
  显然,按张春桥的理解,无产阶级专政与确立公有制生产方式是同一的。既然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三个要点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既然无产阶级专政的产生、发展和消亡的全过程,都是与生产发展的一定阶段相联系的;既然与阶级差别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社会观念,都是在私有制的生产方式的基础上产生的,则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任务和实际内容就是确立公有制的生产方式。只有确立公有制的生产方式,才能消灭四个一切,才能造成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也不会再产生的条件,才能完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使命。
  根据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无产阶级专政问题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践问题。张春桥紧密联系我国工人阶级解决自己的生产问题的实际进程,根据工人阶级并没有完全确立公有制生产方式这一基本事实,根据公有制生产方式和无产阶级专政内在的、本质的联系,说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任务就是确立公有制的社会大生产方式。这就是说,张春桥不是根据无产阶级专政这一事物的外部联系,而是根据它的内部联系,来说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象他这样解释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在同时代的共产党人中是不多见的。张春桥写《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的时候,还是一个为工人阶级服务的理论工作者,还是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因此,在那个时候,他比同时代的一些共产党人站得高些,看得远些,甚至比今天的一些共产党人也站得高些,看得远些,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据我们看来,张春桥的这篇文章是对那场部分失败的革命的理论交待,或者说是政治交待。张春桥从理论上说明了,由于公有制的实现方式部分地采用了资产阶级法权性质的形式,因此,从原则上说,中国的公有制生产方式并没有确立,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实际上并没有完成。如果我们理解的不错的话,还有完成过程很艰难的意思。当然,考虑到当时的政治环境,张春桥沿用了基本完成、没有最后完成的提法。
  今天看来,《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张春桥在文章的开头表明,他对公有制的分析,依据的是毛主席提出的社会基本矛盾原理,即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仍然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我们知道,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对立统一,就是生产方式;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生产关系)的对立统一,就是社会形态。因此,张春桥说到公有制的时候,一般是代指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也可以是代指公有制的生产方式。但是,张春桥事实上主要分析的是社会主义社会形态的内部矛盾,是说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生产关系)还不稳固,没有明确提出分析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任务。因此,张春桥对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内部矛盾的认识,就不能说是具体的、明确的。例如,我国当时采取两种公有制形式,实际上是生产方式的内部矛盾决定的,即由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决定的,张春桥就没有说明。相应地,张春桥关于确立公有制生产方式、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策略,就显得比较直白、贫乏(例如限制一切资产阶级法权的提法),甚至可以说,没有明确的策略。我们认为,问题是这样的:要说明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即确立公有制生产方式,不但要提出分析社会主义社会形态的任务,还要提出分析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任务。这个理论任务的实质,就是在公有制的实现方式部分地采用资产阶级法权形式的历史条件下,工人阶级应该采取什么策略确立公有制生产方式。简要地说,就是对公有制内部的(或者说公有制本身的)资产阶级法权,制定既联合、又斗争的双重性策略。而要完成这个任务,就要对公有制生产方式的内部矛盾做详尽分析,从而明确界定公有制内部资产阶级法权的两面性,对其有利于社会主义、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一面实行保护、鼓励的策略,对其危害社会主义、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一面实行引导、限制的策略。张春桥没有完成这个任务,甚至限于当时的政治环境,没有明确提出这个任务。这是一个为工人阶级服务的理论工作者,不应该有的理论失误。这个失误的严重性(后来资产阶级精英把持了分析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话语权,并作出了对他们有利的分析),我们希望在适当的时候予以说明。说来惭愧,我们当年读《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时,并没有看出这一点,甚至在很长的时间内,也没有看出这一点。我们是根据新时期的社会实践看出这一点的。因此,对张春桥的这一理论失误,我们也要充分考虑当时的社会实践条件,不能苛求前人。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