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逻辑陷阱举例  

2011-04-15 10:43:24|  分类: 评帖拾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博友吹事员看了我的博文《崇拜的阶级性》,写了若干评帖与我辩论。为使博友对逻辑陷阱有一个感性认识,现将双方辩论中涉及逻辑陷阱的内容抄录如下(蓝字系湘江点评),以飨读者为节省博友时间,在不影响双方观点的前提下,对帖子作了若干删节,有兴趣的博友可看原帖。本文由湘江北去整理。]

 

  吹事:如果把阶级属性专门提出来作为根本的属性,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混乱与困惑。比如我崇拜爱因斯坦、茅盾和虚构人物福尔摩斯,一些年轻人崇拜明星,有必要去追究这些崇拜对象的阶级成份吗?

  湘江:博友举出某人崇拜科学家、某人崇拜明星等事例,无非是说崇拜具有非阶级属性,并不能否定崇拜具有阶级属性。例如,俄罗斯工人崇拜斯大林这种现象,不会因为某人崇拜明星,就失去了阶级性。

  吹事:就先生所举的例子而言,我不认为大部分俄罗斯工人都崇拜斯大林,特别是当今时代,我感觉现在只有少数人还崇拜他。不过我没有确切数据,先生有证明这个崇拜现象的数据吗?(湘江提出,工人崇拜斯大林就是阶级崇拜,吹事员则提出相反的命题:大部分工人不崇拜斯大林。这是一个逻辑陷阱。这个问题暗含一个推理: “只有大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才算阶级崇拜;如果没有大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的人数数据,工人崇拜斯大林就不算阶级崇拜。”这个推理是诡辩推理,它的两个前提条件都是错误的。其一,有少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就是阶级崇拜;其二,“人数数据”是一个不存在的数据。)

  湘江:我当然认为俄罗斯的工人崇拜斯大林是有阶级性的。先生问我有没有工人崇拜斯大林的数据,很抱歉,像先生一样,我也没有。我相信大部分工人是崇拜斯大林的,特别是当今工人下岗的时代。(掉入陷阱。不论是说大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还是说大部分工人不崇拜斯大林,都是默认“只有大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才算阶级崇拜”这个推理前提是成立的。默认这个前提,就要有人数数据,没有人数数据,工人崇拜斯大林就不算阶级崇拜。)

  吹事:没有数据,那就是推测,是感觉,所以这个例子就可以不考虑了。(陷阱封口。吹事员以为胜券在握。

  湘江:俄罗斯工人崇拜斯大林这个具有阶级性的现象,在历史上是存在的。赫鲁晓夫大反所谓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就是明证。不知先生想过没有,先生既然也不知道“工人崇拜斯大林”的人数“数据”,怎么就能断定工人崇拜斯大林这个具有阶级性的现象,是推测、是感觉、可以不考虑呢?

  吹事:大多数俄罗斯工人是否崇拜斯大林,不是我举出的反证,是您提出来的,(前面点评说过,这个问题正是吹事员提出的反命题。不提这个问题,就挖不成逻辑陷阱。但是,吹事员要挖陷阱,就要冒先入陷阱的风险,因为他提出的反命题是双刃剑,正反双方都是无法证明的。一般人只会想到自己掉入陷阱,不会想到对方也在陷阱里。所以,从这个帖子开始,吹事员的每个帖子,都不承认“大多数工人不崇拜斯大林”是他提出的反命题。) 没有数据支持,既然我也是推测,就不用它说明问题了,这就是不考虑的意思。

  湘江:是先生提出:大多数工人不会崇拜斯大林,有帖为证。不知先生想过没有,当你否定自己“大部分工人不崇拜斯大林”的感觉的同时,不也意味着“大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的感觉是正确的嘛?因此,并不能说,“我们”,都不用考虑工人是否崇拜斯大林的问题了,只是先生自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结果只能是这样的,先生还是坚持“大部分工人不崇拜斯大林”的观点,我还是坚持“大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的观点。(湘江指出,吹事员为将湘江引入陷阱,不惜先入陷阱,提出“大部分工人不会崇拜斯大林”的反命题。这样一来,他就必须提出大部分工人不崇拜斯大林的数据。如果提不出数据,大部分工人不崇拜斯大林的说法就是错误的。如果他说双方都没有数据,双方的说法都是错误的,他就必须解决一个难题:要么大部分工人崇拜斯大林,要么大部分工人不崇拜斯大林,二者必居其一,不能同时否定。湘江的办法是:你拉我入陷阱,我也不让你出陷阱;你想出陷阱,就必须解决这个难题。)

  吹事:先生把俄罗斯工人崇拜斯大林作为一个“阶级崇拜”的例子,但没有任何数据资料证明。(湘江说有俄罗斯工人崇拜斯大林就是阶级崇拜,吹事员并没有要数据,也不需要数据;是吹事员提出大多数工人不崇拜斯大林的反命题,才要数据的。有工人崇拜斯大林就是阶级崇拜,与大多数工人崇拜斯大林才是阶级崇拜,是两个对立的命题。吹事员故意将这两个对立的命题混为一谈。我也没有数据说大多数工人不崇拜他,你我都只能算是推测,因此我认为你我双方都不再要拿这个做例子来说明自己的观点了。不考虑这个例子,不光让您不考虑,我也不考虑,看能不能从其他方面来论述崇拜的阶级性问题,这有什么不对呢?我说自己只是感觉,是没有掌握数据,但并不意味着承认同样没有数据支持的您的观点。(吹事员回避“二者必居其一”的难题。但这个问题不是数据问题,也不是吹事员想不考虑就可以不考虑的问题,而是二者不能同时否定的问题,是吹事员必须回答的问题。

  湘江:先生说,没有任何人数数据证明工人是崇拜斯大林的,又说,没有任何人数数据证明工人是不崇拜斯大林的。关于工人是否崇拜斯大林问题,先生说了什么呢?什么也没说。我是听先生前一句话,还是听后一句话呢?在这种情况下,先生一再诚恳地劝我,不要考虑斯大林的“阶级崇拜”问题了,难道真的有高深的道理吗?先生的观点还是先生的观点,我的观点还是我的观点,有什么不好呢?(仍然要吹事员回答二者必居其一的问题,不能不认账。

  吹事:是先生拿俄罗斯工人崇拜斯大林做阶级崇拜的论据,我才说这是没有数据根据的。(前面点评说过了,是吹事员提出大多数工人不崇拜斯大林的反命题,才要数据的。)先说一个命题,自己不能证明其为真,而要求对方证明其假,如果对方不能证明其假,就反证自己命题为真了,这种辩论的逻辑是典型的荒谬啊!我说自己能活200岁,我自己无法证明,让你证明我活不了,如果你无法证明我活不到200岁,那就证明我可以活200岁了。这样的论证方法,不可笑吗?(吹事员的这个说法,用来反驳他自己也是合适的。因为正是他提出大多数工人不崇拜斯大林的反命题,他又不能证明这个反命题是真的。

  湘江:先生在论证中的逻辑错误,我在上帖已经说明,恕不重复。

  总评:湘江从逻辑陷阱里出来了吗,没有。因为他没有明确指出对方的推理前提(只有大多数工人崇拜斯大林才算阶级崇拜)是错误的。吹事员从自己设的逻辑陷阱里出来了吗,没有。因为他的推理前提是错误的。可见,跳进别人挖的陷阱里出不来,是不好的;跳进自己挖的陷阱里出不来,也是不好的。办法是,少挖陷阱为好。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