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说说精英们  

2010-01-29 14:38:01|  分类: 湘江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湘江北去

       我的博文经常提到“精英们”如何如何,但没说过精英们是谁。有些博友以为精英们是些有本事的人,例如他们认为毛委员和蒋委员长都是精英。这大概是按普世价值说的,实际上毛委员有闹革命的本事,蒋委员长有镇压革命的本事,此本事非彼本事。于是,有的博友要我说说精英们到底是谁们。

       可是,这个问题要下个断语也不容易。“精英”的提法大概是改革后才有的,比如网络语言“白、骨、精”的“精”,就是指精英。国民党统治的时候,动不动就把那些压迫人民的人说成是“党国精英”,劳苦大众对此很是讨嫌。可能是为了和他们相区别,解放后人们很少提到精英这个词,那时候称先进人物 为劳动模范、积极分子、建设功臣 。因此,精英们到底是谁,我只好举例说明。

      有这样一类精英。他们早先大都是殷实人家的子弟,只是生不逢时。帝国主义打入国门,国破家亡,少爷固然是做不成了,生存也成了问题,只好参加革命,当了“革命同路人”。他们当年抱着资产阶级的革命理想参加革命,不满意封建主义的腐朽专制,也不满意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希望民主革命成功后能当个“文明”的少爷,或者“文明”的老爷。他们对民主革命后的社会主义革命看不顺眼,讥讽半社会主义的集体化搞早了,搞糟了,是社会主义乌托邦。为了抗拒中国民主革命的社会主义前途的历史必然性,他们甚至不惜作践自己的光荣历史,说“兄弟在外糊涂多年”,当年革命是跟着一帮民粹主义分子搞起来的,犯了超越历史阶段的历史性错误。按他们的想法,事情总有个先来后到,封建社会过了就该是资本主义社会,至于搞社会主义,那是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是几十代人,乃至上百代人以后的事。有的网友称这些人为“皓首老贼”,快则快矣,只是近乎刻薄,对他们在人民革命中做过的贡献,我们还是应该肯定的。但话说回来,为养育革命势力(包括这类精英),苏区人民也捧出了最后的一碗米,拿出了最后的一捆稻草,献出了最小的一个儿子,连淮海战役的胜利都是用独轮小车推出来的。这类精英不愿意搞社会主义,没有谁去勉强他。尽管总理当年说过“晚节不保,一笔勾销”这样的话,也只是希望他们珍惜自己的光荣历史,为人民事业再尽一份力,并没有真的勾销他们入股革命应得的红利。这类精英曾经慷慨做楚囚,血洒黄土地,有资格享受人民给予的崇高荣誉和优厚待遇,但他们也须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既然革命赖工农之力,就应该有命大家革,有饭大家吃。工人农民愿意搞社会主义,不愿意赶走地主后又弄个资本家骑在头上,这是天经地义的。

       有这样一类精英。解放后,工人农民要继续革命,在为公有制进行原始积累的同时,也节衣缩食供养和培养了一批知识分子,这类精英就在其中。社会主义建设红火的时候,他们还能和工农相结合,看到个别工人只有一件衬衫,就给自己立下规矩:“一个人不能拥有两件以上的衬衫”,甚至“左”到只坐社会主义的木凳,不坐资本主义的沙发的地步。开放国门后,他们到西方镀了一层金,回来就照葫芦画瓢搬来了一套经济模式。说资本主义还有发展空间,有成熟的发展机制,花气力搞公有模式没有必要;说公有制产权不明,属无主财产,要明晰到私人;说工人阶级没有能力配置资源,生产资料归谁所有,应该由市场说了算;说几千万人下岗沦为弱势群体,是建成中产社会必须付出的代价,就像冬天过了一定是春天一样,如此等等。有些网友说这些人是资本家的“走狗”,实在是委屈了他们。其实他们搞资本模式时,中国并不存在资本家。不过,民族资本家一夜之间“梨花开”,拥有几百亿,上千亿的身家,当然得益于这类精英的资源“配置”。老百姓称这种现象是“没有爹,找个爹叫”,真是再恰当不过了。但是这类精英在引进资本软件时,挂了一个木马,就是化公为私。当年搞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改造时,工人阶级也“配置”过资本家的资源,但那是作了价的,并且不管企业是否盈利,每年都付给定息,“饿死三千万”的情况下都没停过。可见工人阶级对丧失了生产资料的资本家,给予了深切的“人文关怀”。可是这类精英“配置”工人的资源时,不但无账可查,竟连工人存在国家账上的养老基金,住房基金,医疗基金,教育基金都“配置”了。换言之,他们竟将工人用于再生产劳动力的未来资源也“配置”了。如此高明的“配置”技术创新,恐怕连华尔街印美钞的老板也自愧不如,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所谓精英就是这样一些人。如果非要给这些人下个断语不可,就是一些自觉或不自觉地推行少数人压迫大多数人事业的人。确切地说,就是一些宣扬“剥削有理”的人。可见博友所说的精英定义也有些道理,以少数人压迫大多数人,居然还能说出道道,自然是些能人,有本事的人。据说,著作等身的夏衍同志称,自己的作品除了一篇《包身工》还有点意义外,其它就不足为外人道了[1] 我相信,这是一个为“芦柴棒”们奋斗了一生的人,或自认为为“芦柴棒”们奋斗了一生的人,说的真心话。但我听说《包身工》已从中学课本中删除了,虽然如此,我还是愿意引《包身工》中的一句名言作为本文的结束:“索洛警告美国人当心枕木下的尸首,我也想警告某一些人,当心呻吟着的那些锭子上的冤魂。”


 

       [1] 据曾任夏衍秘书的李子云回忆,95岁那年,夏衍说:“我觉得我的作品中只有《包身工》可以留下来。”(《活得洒脱,去得从容——记夏公》)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