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月亮的圆缺与世界观  

2008-10-04 15:49:52|  分类: 评帖拾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湘江北去

 

       博友不醉鱼近作《中秋节断想》,立意高远,堪称佳作。诗中写道:“其实/ 所有教人/ 惊奇的形色/ 都涵盖在/ 圆满的里面/ 如果不信/ 就请把/ 碗橱里的盘子/ 摔碎了看/ 每片/ 碎磁茬的/ 样子/ 都那么的/ 新鲜”。这里形象、巧妙地说明了圆缺的辩证关系,没有“圆中有缺、缺中有圆”之类的绕口令,我认为是“好的哲理诗”。不过,鱼兄认为人生苦短,以有限追求无限,终无了局,他写这首诗,原是希望能在短暂的人生中发现终极价值。在鱼兄看来,找到了終极价值,就算圆满。这样一来,鱼兄的诗就成了我们讨论终极价值的引子。

       湘江:这说的是圆缺的辩证关系。好的哲理诗。

       醉鱼: 没错,是关于圆缺的辩证关系。可是,在马克思主义中,究竟什么是圆满的价值标度还真不好确立。所以,不醉鱼就只好在唯心主义那里寄托了自己对“意义世界”的圆满理解,并回头来观照现实价值的残缺状态。

       湘江:由于宇宙发展的无限性,马克思认为没有绝对、终极的圆满,就像做盘子才做好毛坯,不能说盘子已经圆满一样,因此他不承认来自天尽头的被称为第一要义的圆满规则(他甚至连“天尽头” 都不承认)。要说圆满,它只存于残缺之中,比如你把盘子摔碎,就会发现每一个碎片都包含着圆满,不管它们如何残缺,少了任何一个碎片都不再是圆满的,用老谋子的话说,是一个都不能少。当然用盘子打比方是有局限性的,盘子是一个有限的事物,而宇宙是一个永远不会完工的盘子。

       醉鱼:你那个世界观所面对的是客观宇宙,按存在决定思维的规则,客观宇宙是无限广延的,人的认识也要跟随着无限地广延下去。也就是说,人对于客观宇宙,只能是“以有涯随无涯”,就个体生命的有限性来说,马克思的“主义”陪得起,我是陪不起的。因此,在我的世界观中强调作为客观世界的对象性存在——个体人今生的有限性,以有限性为出发点威逼自己的视域达到认识终极本体,不言而喻,在此关节上我是借助佛法了的。

       湘江:一个人“陪不起”,就不承认世界存在的客观性,理由实在有点勉强。你说的对象性存在,说通俗点,就是只承认你所接触到的世界,没有被你作为认识对象的世界是不存在的。这样一来,你出生之前,离世之后的世界,还有你周围的人都是不存在的,这样的结论恐怕与鱼兄一贯鼓吹的“普世价值”不大相符合吧。你认为一个个体,可以凭自已主观努力,发现自已本身就有的“终极本体”,在此基础上世界就成了“意义世界”。可是,问题是这个个体一旦从地球上消失,“意义世界”就会随之消失,那么这种“意义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

       醉鱼:首先,有个共识是无疑问的,个体人和类群体生存的自然环境是一样的,借肋语言进行交流也是一样的,因此,个体人和类群体在最一般的生存条件上是有共同性的,而我以为,这种共同性,就是以“人的圆满价值”为核心的,这就是在人学和哲学意义上的最一般规律。哲学不但不负责追问宗教意义上的前生后世,也不负责追问科学以及经验范围里生前和死后的价值,哲学没那个能力。请问有谁还没出生就在关心人生或已经死掉了还在关心今生?在这意义上,唯物主义把人对价值圆满的叩问推到历史文化的残缺之中,我以为是不究竟的哲学。

       湘江:你说一个人生前不会管人生,死后不会管今生,当然是对的,可是这并不影响他生前死后的世界是永远客观存在的。我认为只承认个体对象性世界,会导致类似赵本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极而言之,会导致个体出生前父母也不存在的问题,你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认真解决,你建筑在个体对象性存在上的终极价值、意义世界就成为美丽的、不结果实的精神之花。

       醉鱼:难道世界上就我一个人是个体对象性存在吗? 难道我之外的人都是连体婴儿吗?  一个个体消失了,在其他个体看来,赵本山当然还存在,这是常识。这个常识说明,人的价值问题,就是无数“个体元存在”是否被价值观尊重和认识的问题,而且,作为所有“个体元存在”的一个集合,人类这个“群体类存在”究竟是否被终极价值观认识和尊重了,这才是所谓“普世价值”的根本问题。而且我还认为,所有关于“普世价值与和谐理论”的思路,离开了个体和群体的共同价值及其对象性存在都是漏见!

       湘江:为了说明“赵本山的存在” ,你承认了其他个体的存在,承认了“群体类存在”。但是,这使你的世界观的矛盾更加扩大了。一、这就是说,只承认个体对象性存在是真实的存在,这种思维原则被证明是错误的。那么,任何个体就不能以本人没有经历为由,否认世界存在的客观性。因为自然界的存在早于人类的存在,所以必须承认自然界的本元地位。二、你承认了群体类存在,就实际取消了个体的“元存在”的地位。因为群体高于个体,部分个体消失了,群体不会消失,而群体消失了,则个体必然消失。另外,个体元存在本身就不符合逻辑,如果群体中的个体都是“元”存在,那就成了“多元”存在,多元存在即无元存在,就说不上元存在了。

       暂时就抄录这些吧,但这还不算完。据鱼兄透露,他以为讨论往往受语境制约,说的到底不恳切,准备专门写一篇说明他的世界观的文章,我当然希望早日读到他的新作。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