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湘江北去的博客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日志

 
 

对浩然的特殊纪念  

2008-03-15 15:56:08|  分类: 评帖拾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湘江北去

 

       浩然同志辞世后,博客上发表了很多纪念他的文章。但我在仲子的博客里看到一篇批判他的文章,开始多少有点意外,想想也属正常,就在这篇文章下写了一句评论,不料和博主发生了争论。现将双方意见照抄如下,以飨读者(整理时只增添个别标点符号,未做文字上的改动)

湘江  浩然是无产阶级作家,他死后有人批判他,这很正常。

仲子 就是他自己在文革的问题上也在批评自己的,这又该何解?接下来你该说他背叛了无产阶级了吧。呵呵,这样的话说起来省事啊,也不用经过大脑就可以说出一大串的。

湘江: 仲子君,接下来我还会说浩然是无产阶级作家。无产阶级并非了不起,它也有年轻的时候,也会犯错误。它的统治经验就没有资产阶级丰富,象苏联、东欧的无产阶级就把政权弄丢了,无产阶级难道不应该为它犯的错误作自我批评吗?无产阶级作家浩然有错误当然应该作自我批评。另外,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仲子君一样的才气,但是思考问题都是用头脑,大概没有用脚底板的。

       仲子:“他自己在文革的问题上也在批评自己的”,你连问题都没看明白啊。浩然的自我批评不仅仅是谈自己,而是谈文革,是对文革的质疑,和洗清自己与文革的关系,呵呵。

湘江:仲子君,我说浩然是无产阶级作家,他死后有人批判他,这很正常。可是,用你的话说,你连问题都没看明白,就跟我说什么浩然在文革问题上也在批评自己、要洗清与文革的关系等等,这与浩然是无产阶级作家有什么关系吗? 时下无产阶级作家并不是什么时髦的称呼,难道还有争当无产阶级作家的人吗? 想那浩然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固守无产阶级立场,拒写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没有利用自己的无形资产与文化财团同流合污,坐地分赃,和那些 "与时俱进" 的文化 "精英" 比,少赚了多少银子?可见无产阶级作家名头虽低,当到底也不容易。既然浩然同志穷其一生,愿意把自己的命运和无产阶级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我们在他死的时候称他为无产阶级作家,想来他在九泉之下会同意吧。

仲子:哦,没有关系?文革的全称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啊。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的继续”,你说有没有关系?一个被你封为“无产阶级”的作家,却想否定自己与它的关系,这个“封号”与浩然的关系,是不是有点滑稽可笑?

湘江:仲子君,这一次你有点看明白了。你不同意我 "封" 浩然同志为无产阶级作家,可是,你不也是 "封" 浩然同志为 "施害者"、"' 狼奶' 的炮制者" 吗? 你封,我也封,等封,总不能说,你是天下第一封、天下唯一封吧。文革的全称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仍然和 "浩然是无产阶级作家" 没有关系。你所说的关系是文革和浩然的关系,我并没有说文革和浩然没有关系,只是说文革和浩然是不是无产阶级作家没有关系,这一点你没有看明白。有文革(包括它的全称),浩然同志在文革中是无产阶级作家;没有文革(包括它的全称),浩然在改革开放中仍然是无产阶级作家。

      仲子:呵呵,我没有什么不同意你封浩然为“无产阶级作家”的,只要你愿意就好。我当然是没有意见的,随你的别好了。一个要撇清自己和文革的人,至少这个作为让你的“无产阶级”也太骑墙了,不敢恭维啊。其实,我倒是很赞赏他的这个“撇清”的,彻底一些就更好了。

湘江:仲子君,我说浩然是无产阶级作家,看来你是没有意见了,虽然你有点勉强:鄙之曰 "封"。至于你说的 "撇清"、"骑墙"、"不敢恭维" 云云,与我的观点没有相干,那是你自己的事,用你的话说,随你的便好了。

争论就这样结束了。我愿以争论中我自己说的那些话,作为对浩然同志的特殊纪念。浩然同志英魂应该不远:望一路走好!

 

 

 后记:

我说浩然是无产阶级作家,仲子君开始不同意,后来勉强同意了,争论也就结束了。可是过了好几天,仲子又作了补充发言。他的发言没有说浩然不是无产阶级作家,我也就无论可争,但为了公平起见,还是把他的补充发言附在下面 :

       “60年代初,听说过有饿死人的现象。我当时正在山东省昌乐县下放劳动,见到人们吃食堂,吃不饱肚子,也有人浮肿后不能下地干活。但是很快就得到了纠正,党就承认了错误。我认为从整个农村合作化运动来说这是支流问题。”(《专访浩然》卢新宁,胡锡进  )“重新认识历史,重新认识生活,重新认识文学,重新认识自己”( 同上 )。  就是如此的无产阶级作家吗?“‘撇清’、‘骑墙’、‘不敢恭维’云云,与我的观点没有相干,那是你自己的事,用你的话说,随你的便好了。”四个“重新”难道不是 "撇清" 吗?这不是事实吗?怎么成了“那是你自己的事”?又怎么可以“随别”呢?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